Twitter | Search | |
李文足(王全璋妻子)
尽管常常身处某种绝望之中,也从未放弃对美好未来的想象
2,052
Tweets
463
Following
43,445
Followers
Tweets
李文足(王全璋妻子) retweeted
程渊妻子-施明磊 14h
程渊妻子施明磊和吴有水律师在长沙市检察院,针对3月23号家属们控告办案单位强迫解除 的律师辩护权以及对我这个家属违法限制人身自由的行为给一个答复。控申的蒋姓工作人员不但不依法答复,还喊来两个法警要对我下手。
Reply Retweet Like
李文足(王全璋妻子) retweeted
覃永沛律师妻子 Jul 13
婆婆就像参加高考一样严肃认真,怕大伙看不懂她的字。
Reply Retweet Like
李文足(王全璋妻子) retweeted
Lijiao Liu 刘立姣(追魂媳妇) Jul 12
孩儿爸(刘进兴—追魂)的莫须有罪——寻滋,程序进入南京玄武法院整半年了(2020.1.14—2020.7.13)。不给开庭,要死要活,給个痛快的!
Reply Retweet Like
李文足(王全璋妻子) retweeted
Luo Shengchun丁家喜律师妻子 Jul 12
第200天!秘密关押,秘密审讯,秘密取证,秘密解除和指派律师,秘密起诉,秘密审批,秘密宣判。当一个案子从他们抓人的第一天开始一切都是秘密进行,这群没有底线,连自己姓名和职位都不敢公布的人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厉害国秘密制造冤案的历史该结束了!请停止秘密迫害无辜公民!
Reply Retweet Like
李文足(王全璋妻子) retweeted
王峭岭 Jul 12
惊闻:刘书庆律师被传唤时突犯心绞痛,打了120急救,住了院。7月8、10、11日,连着三天的传唤,问的是厦门的事。我想了半天:原来就是丁家喜、许志永的那个案子!1226案!想起709之初,我聘请他做和平的辩护人。他被国保堵到办公室不让进京。2019年5月,我们得知他做了心脏支架手术...为他的身体担忧..
Reply Retweet Like
李文足(王全璋妻子) retweeted
Voice From Germany 德國之音🎗️ Jul 8
709仍然活著,並將作為一種抵抗和希冀繼續活著。
Reply Retweet Like
李文足(王全璋妻子) retweeted
原珊珊(谢燕益妻子) Jul 9
仰望天空,拼劲全力的活着——709五年 还有很多女人,正在经历着艰难的分分秒秒,她们是:黄琦的母亲蒲文清,高智胜的妻子耿和,丁家喜的妻子罗胜春,许志永的女朋友李翘楚、姐姐许志玉,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追魂妻子刘立姣,程渊的妻子施明磊,余文生的妻子许艳,疫苗宝宝的母亲何方美,陈秋实的母亲…
Reply Retweet Like
李文足(王全璋妻子) retweeted
江天勇妻子金变玲 Jul 8
【709大抓捕五周年 江天勇家附近又新增摄像头】今天是2020年7月9日,709大抓捕五周年,江天勇出狱回家无自由被软禁第591天。 就在前两天,河南国保又在江天勇父母家附近一个电线杆高处新安装了一个红外线高清摄像头。该摄像头不对着任何路口,而是越过其它楼顶正对着江天勇父母家楼顶....
Reply Retweet Like
李文足(王全璋妻子) retweeted
Luo Shengchun丁家喜律师妻子 Jul 8
为什么不允许录入名字?无非就是害怕他们的名字被人们提起。这种偷偷摸摸的荒唐事也只有这一群心虚得连他们自己姓名都害怕公布的专案组人员才做得出来!!
Reply Retweet Like
李文足(王全璋妻子) retweeted
滕彪 Jul 8
除了罰坐,也常被罰站、高舉雙手,曾整整舉了一個月,每天舉15小時。「基本上是不能動的,眼睛都不能眨。」若真眨了眼,下場會如何?「就喝斥你呀!」「有人在你耳邊拍巴掌呀,讓你不准睡。」 醒著不能眨眼,就連睡覺都不能翻身。「睡覺就跟受刑一樣。」
Reply Retweet Like
李文足(王全璋妻子) retweeted
709陈桂秋 Jul 8
生命中要经历多少人和事,才会认识神?我低下自己高傲的头,为自己的丈夫祷告,为孩子们祷告,为正在水深火热中煎熬的弟兄姊妹们祷告。 过去的苦难总有神的美意,709里我们很多人都来到了神的面前。我知道自己就是蒙恩的罪人。 我们应当继续坚强,让每一段生命都成为对别人的祝福。
Reply Retweet Like
李文足(王全璋妻子) Jul 9
风雨同舟 ——“709”五周年感言
Reply Retweet Like
李文足(王全璋妻子) retweeted
煽颠犯 Jul 8
【关注再遭传唤的刘书庆律师】刘书庆是一位知名的公益律师、人权律师,独立中文笔会成员,齐鲁工业大学教师,代理过庆安案件,郑州十君子案,南乐教案、曹县教案和多起法轮功修炼者案件,担任过许志永、陈树庆、王健、李玉凤、张昆、赵广军等公⺠的辩护人,也曾为张小玉、范木根、巩进军等人辩护。
Reply Retweet Like
李文足(王全璋妻子) retweeted
Voice From Germany 德國之音🎗️ Jul 8
709大抓捕五週年前夕,709獲釋律師王全璋的自辯詞第一部分在網絡上公開,從中您可以找到很多罪惡的名字:天津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的林崑、周虹和張若宇等人,天津市檢察院二分院的宮寧、盛國文、曹紀元等人,天津市公安局的郭愛強、付銳等人,記錄時代的罪惡也是我們的責任。
Reply Retweet Like
李文足(王全璋妻子) retweeted
程渊妻子-施明磊 Jul 7
去年3月说好的全家福,因为 的被捕,硬是泡汤了。 于是,我们完成了这组亲子照,看到照片,想起结婚时我说希望我能有个漂亮女儿,像图4这样一起拍照。没有想到,梦想就这样成真了。 我们仍然在被迫害的进程当中,但是依然抵挡不住我们内心深处的喜乐、对正义的坚守、对自由的渴望。
Reply Retweet Like
李文足(王全璋妻子) retweeted
李翘楚#许志永早日回家 Jul 8
Replying to @liqiaochu01
好不容易找到所长,所长说只有专案组打电话给看守所,才能收家属的钱。 这说明他们被改了名字,电脑才查不到!丁家喜的太太也同时给专案组打电话,接听的人说专案组负责人在开会,下午三点再打过去。 逮捕通知书上白纸黑字写的关押地点难道是欺骗家属吗?!二姐白跑一趟,为下落不明的志永揪心……
Reply Retweet Like
李文足(王全璋妻子) retweeted
李翘楚#许志永早日回家 Jul 8
许志永的二姐昨天从开封到临沂市,然后打车去看守所,出租车足足跑了2小时,才在下班之前赶到了青云镇看守所。 没想到看守所规定只能周三、五存钱,且不能存衣物。二姐只好在镇上的小旅馆住了一夜。今天一早又赶到看守所存钱,系统里却查不到许志永和丁家喜二人。
Reply Retweet Like
李文足(王全璋妻子) retweeted
蔺其磊律师 Jul 5
2020年6月19日上午,我又一次到青海省监狱管理局和东川监狱,继续要求会见被以煽动分裂国家罪罪名判刑的扎西文色。监狱局的工作人员以疫情为由继续违法不同意我们的会见。持续要求会见,见证揭露违法,我们不放弃。✊✊
Reply Retweet Like
李文足(王全璋妻子) retweeted
Luo Shengchun丁家喜律师妻子 Jul 5
第194天!从所谓的14天隔离期满7月4号开始到今天,拨打了12遍临沭县看守所的电话05396084034,一直是“用户忙,请稍后再拨”。拨打临沂市公安局办案组电话05398120801也一直无人接听。逮捕17天,无从得知家喜身体状况,是否收到信,是否能存钱物?厉害国失踪方法多,不接电话是一个!
Reply Retweet Like
李文足(王全璋妻子) retweeted
李翘楚#许志永早日回家 Jul 3
从监视居住过渡到移动版监视居住,我每天坚持记录和回忆,创伤和感受也是一种历史证言。 志永,在被噤声的日子里,我用这样的方式与你交流,如果酷刑和漫长的刑期都不会把你吓着,那么我今后也要争免于恐惧的生活。
Reply Retweet Like